因为学习不好被抓起来了
失联


全职/小排球/龙族/凹凸/怪化猫/小英雄/盗笔

高三,随笔,日记,出本。
吹各位老师

周邱||校园paro

高三周高一邱
周视角
ooc预警

百无聊赖的用手支着头,听老师讲一道习题,另一只手随意的放在桌子上转着笔。题目早就见过了,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听,想趴到桌子上又觉得不太好,抬眼望了望老师,最后斜靠着了墙。位置在教室最里到一列,一直觉得麻烦,现在却稍侧头就能看到窗外。

雪一点点的覆盖校园,目光所及都沾染着片片雪花和昏暗的暮色。
贝多芬的献给爱丽丝突然响起,被惊了一下又慢慢放松,耳边紧接着是“高一年级下课,请高一同学到餐厅就餐。”坐正了身子转头面对窗户,抬手擦去玻璃上的水汽视线投到对面教学楼。
视线慢慢扫到三楼去看楼梯旁的那个班级,眯起眼分辨着每个走出教室的人。
今天穿的好像是浅灰的上衣…有带围巾的吧?
高三和高一的就餐时间相差有点多,近一段都在准备期末考试也没敢让对方等自己下课了再一起去吃饭。太浪费他时间了…每天晚饭一起吃还算满足。

注意到一个灰上衣带着浅色围巾的男生从教室出来停在走廊前,细细打量了一下,发现确实是那孩子,嘴角稍抬起些弧度又快速的压下。收到一个挥手飞快的看了眼老师,又转回比了个ok表示自己看到了。瞩目人转身走进楼道便移回目光,继续靠墙大业。

捞过了放在一边的速写本,翻开新的一页随手勾画轮廓。最近眼睛画的比较多,下意识就描了眼眶出来,一点点充实内里,睫毛,眼睑,瞳仁,瞳孔和高光。铺上底层阴影之后把鼻梁描了出来。

嗯…看着哪里不太对。

抿了抿下唇犹豫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换了铅笔开始画唇缝。皱着眉把鼻底和眉毛都加重了一遍,拿笔磕着桌子挺了会儿加上一个尖耳。“哎,这是画的谁啊?”同桌凑了过来歪着头看,手指摸着下巴,满脸写着主观臆造联系。就看着他突然抽了一口气,满脸不可思议的抬了头,“是你那小学弟?”
手里动作顿了顿把速写本合上塞进了书立,斜眼看了眼他摸摸自己鼻子。“不是。”

熟悉的音乐又一次响起,这一次通知的是高二,抬手看了看表撇下嘴角。
还有十分钟,好慢。
“小周,小周。”被同桌戳了胳膊疑惑的扭头。

“你家邱非来了。”

顺着手指转头过去看向教室另一边的窗户,走廊里的小孩儿哈出一团白气招了招手,嘴角迅速扬起购齐一个笑,看着对方愣了一下然后抬手揉了揉脸。没有错过人脸颊上突然出现的红晕。心里有个小人在地上滚来滚去,高喊着'好可爱!'
张口做出'冷吗'的口形,有点担心的看对方开着的拉链。窗外的人顿了下也做了个口形,愣了半天后发现完全看不出是什么,猜着对方估计和自己差不多。转身在窗户的雾气上写出'冷吗'两个字,转回来指指字,又指指自己衣服上的拉链,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。那边的人摇了摇头但还是拉上了衣服,稍侧了头开心的笑着看到小孩儿在窗户上画了一个笑脸。

目光注意到旁边的同桌一脸生无可恋,有点疑惑的看过去眨了眨眼。
“嗯?”
“小周同学,单身狗也是狗,要爱护动物啊。”

有点慢半拍的明白了对方什么意思,眉毛纠在一起张口想要解释。哪知对方撑着额头一脸“我不听”,另一只手很是嫌弃的摆着“不用狡辩,谈你的恋爱吧。”抬起头看到人在窗户上画了句号,不知道到怎么解释只得摇了摇头。

撸起袖子看了一眼时间觉得世界都灰暗了,还有五分钟,老师这个题才讲了个开头,看来拖堂是跑不了了。就是让邱非一直在外面等挺冷的…侧过头去,看到少年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。发现这边的视线便张了张嘴,没能明白对方说了什么便回了个'看不懂'的口形,那边又重复了遍却还是没顺利理解。

果然还是不喜欢坐最里面,离的这么远,太麻烦了。

窗外的人对着窗户呼出一口热气,用手指在白色的雾气上写字,不知道为什么歪歪扭扭的'先走了',哦对…是反着写的吧,在外面。
跑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表达了什么,重新对上视线正好撞上对方挥手,然后转身消失在窗口。

扭头看向窗户的动作保持了半天,慢吞吞自己捏了捏耳垂转回来,轻轻咳了一声收敛好表情做出认真听课的样子。身边的人嬉皮笑脸没个正形。“刚才那是啥?错愕?这词可没用错吧。” “错了。”

下课的铃声响起,结尾跟的总算是高三年级。讲台上的老师加快了语速,满眼都是昏暗的天空,有点低落。

老师讲完题走出了教室,班里同学都招呼着结伴去食堂。“不去吃饭吗你。”肩上落下一只手,侧过脸对人摇了摇头,看着对方还想继续说什么,于是摆着手让人快走。趴到了桌子上闭上眼睛,头侧压在手臂上,肚子有点饿却一点都不想动。

邱非不足。

“学长”有什么东西温热的贴在脸上,睁开眼睛就看到了…一杯粥?“皮蛋瘦肉粥,昨天不是说想尝尝吗”

少年过了变声期清亮带着韧劲的声线响在耳侧,有点愣的看着他举着粥和吸管,另只手拿着扎开了的黑米粥。脸上带着有点疑惑的表情,睫毛上小片未化开的小片雪花粘在那里,眨眼时像是星辰落入眼瞳。

心情愉悦值飞速的上长很快就Max了,坐起身把人抱进怀里蹭蹭柔软的发丝,被怀中的人回拥勾起了唇角。

“学长…”

捕捉到人声音中的一点小无奈,顺从的松开了手,接过粥歪头无辜的对人眨眨眼。开口满是笑意勾着小小的尾音打折转上扬。

“补充邱非”

你的样子之于我,如同银河从天空倾泻下来,落满心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喜欢邱非啊。

以前发过一遍。后来锁了。
这是改动版。
还是很……渣,就是了。

评论
热度(12)

© 在河水里的刘十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